[关闭]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

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风采 > 创作园地
每年春节,路旁的枯树上都会挂满金灿灿的彩灯和大红色的灯笼。春节那天,晚上10点后才有人陆续从亲戚家出来回自己的家,每个人脸上洋溢着欢乐的笑容,公交车上的电视循环播放着中国过年气氛的喜庆和快乐。
在亲戚家吃完午饭,和已上大学的哥哥姐姐们相互交流,倾诉着对新年的美好愿景。老一辈的人此时也是无比希望孙儿年年升高,学业有成。在这一天,中国各地都是热闹非凡的,我也开心着,但我更想一个人在家里,和妈妈一起在这宽敞的家中看春晚,边看春晚,边听鞭炮声和看绽放花样的烟花,岂不是很充实和满足了?
一个人无聊之时,便思考着这一年应该做些什么,想着,心中便觉得有些空落落的。耳边又想起那熟悉的湖北口音:“泺泺,还好吗?…….”是爷爷,这一天我竟没有想起爷爷的牵挂。父亲选择另路,但爷爷、奶奶是每年节日都会和我们保持联系的,他们靠打工的点点家用,维持着他们还有一个弟弟的生活,他们的儿子在外打工,12年回来一次,想到这些,脑子里竟是几缕寒酸。
从亲戚家回来的路上,我的心里无刻不是默念着,到家定给爷爷打电话。我在公交车上,内心没有了方才的欢悦,倒像一个沉默的巨孩,独自沉浸在思想中。
“泺泺,还好吗?爷爷想你们喽啊。”电话拨通,又是这一句浓浓的湖北口音,仿佛电话另头的爷爷笑得很开心。“爸爸呢,没有回来啊。额,以后你爸爸接你来爷爷家玩啊”一字一句的低沉,断断续续的不知是长途原因,还是哽咽。之后,谈到去他家,低沉也没有了,他的笑声依旧爽朗,丝毫不像年过七旬的老人,笑声总是让他停留在年轻时代。能听到一句“我和奶奶、弟弟,都挺好的。”心中便知足了。
按下挂断那一刻,不知何时再能接通了。一抬头,竟是数不清的彩灯,金黄变得金灿,出神时,一滴泪从眼角滴落,划过脸庞了。
(供稿:初2020级11班雷濯尘 审稿人:李永庆

评论信息

您可以登陆后评论或者选择匿名评论。